这天晚上,父母都不在家,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去了哪里,只剩我独自一人。正在无聊的打发时间时,门外传来一个清细的、略带磁性的女声:“请问×××在家吗?”我原本是最讨厌陌生人来串门的,但仔细听去,只觉得那嗓音很柔和,且仿佛有一种撩拨的意味在挑逗屋子里的主人。我马上跑到门边,从猫眼向外看,只见一个丰姿娇媚的女人站在门前,放出婉转莺啼般的声音在那里叫门。独自在家的我顿时产生了一串联想,立刻回忆起在日本A片里看过的种种不可思议的艳遇——也许今天我可以试着模仿一下?!
  我打开门,和这个女人面对面的站着。
  “请问×××在家吗?”女人再次问道。
  “抱歉,我父亲不在。”我趁机仔细端详着:让我意外的是,尽管她的声音非常清脆悦耳,但我肯定这女人已有三十八、九岁了,是个十足的熟女;头发微微发黄,显然染过发;这妇人穿着一件低胸的连衣裙,把丰满的玉臂和粉颈都露了出来;小腿白净纤细,没有穿袜子的小脚踏着一双红鞋。我不能说这妇人长得多好看,但从她性感的穿着和细嫩的嗓音里,我感到她是个燎人心脾的熟女。
  “哦,你爸爸不在家?”妇人再次问道,俏眼下意识的朝屋里看了看,“我可以进来等一会儿吗?行吗?”
  在正是我求之不得的话,我一反常态的欢迎了这个熟女:“好吧,请坐。如果有什么急事,我可以转告。”
  “谢谢,你真客气!”女人启樱唇、动皓齿,放出一串灵骚的女声说道,“你爸爸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我也说不准,一般都很晚吧。”我这时倒希望父亲今晚最好别回家了。我一边说话,一边继续打量坐在沙发上的妇人:她确实不漂亮,但成熟风骚的体态让我心醉神秘,那合在一起微微弯曲的白腿、搭在膝盖上的纤纤玉笋、粉黛红唇以及摄人魂魄的妙语……中年妇人除了出客赴宴,还这么爱打扮,肯定有一颗不安分的淫心。卖弄风情原是少女的天性,但半老徐娘居然也似少女般故作娇柔,那便令人有了别的念头。也许是我搞错了?也许越是徐娘越爱崭露自己的娇羞媚态,以此来证明自己仍然拥有女孩的魅力么?
  我无法按耐住自己逐渐燃起的欲望,死死的盯着妇人的脸、胸、手臂以至全身,死盯着熟女略微翘起的大腿和丰臀的线条,拼命的欣赏着。可能是我的失态被妇人觉察到了,她有点尴尬的坐直了身体说道:“哦,既然你爸爸还没回来,我先走了,不打搅你休息。”
  可惜!我正在失望的时候,又听见妇人说:“你有笔吗?我想给你爸爸留个条子。”
  哼哼,这个骚妇,一个中年女人给有妇之夫留条子?还问我有没有“笔”?你不知道在英语里“笔”和“阴茎”是同义词么?
  我就拿出一支铅笔给她,倒看这厮能玩什么花样出来,如果她敢不轨的伤害母亲,我决计不会放过她!
  妇人随即写了便条交给我。我略略浏览了一下,无非是请父亲帮忙,其中夹杂了几句殷勤献媚的言词。我微笑了一下,心里却升起一股恶毒的怒火!熟女起身准备离开,我上前挽留:“再坐一会吧?这么快就走,还没请你喝杯茶的。说不定我父亲就快回来了。”妇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下来,她娇笑声声的骚音说道:“麻烦你了。”不麻烦!绝对不麻烦!我一会儿就要你好看!
  我之所以违心的挽留这个骚货是有原因的:对于父亲沾花惹草的行径我也早有耳闻,母亲为此和父亲吵过好多次。我很爱母亲,不允许别人对她有什么伤害;但我也不愿去指责父亲,必尽他待我千依百顺,视如掌上明珠一样疼爱。我咬牙切齿的仇视那些勾引父亲的贱货,发誓一旦找到机会,就要狠狠的报复他们。
  我给眼前这个眉飞色舞的骚逼端了一杯下了春药的浓茶,份量不多,可以保证她还能头脑清醒的走出去。妇人笑脸盈盈的喝了几口,妖媚十足的笑道:“你真能干呢,没想到你爸爸还有这么一个细心的儿子。”能干?呵呵哈哈哈,我当然很能“干”你这个浪妇了!
  妇人喝下春药后,过了十几分钟,感到面红耳赤,坐立不安。我故意问道:“哦,你热吗?
  对不起,忘了开空调了。天气是够热的。”我打开空调后,若无其事的坐到妇人的身边,问道:“好点了吗?抱歉,只顾说话去了。”
  “嗯,好多了。” 妇人又笑着用灵骚的嗓音说,“你还在读书吗?什么时候毕业呢?”
  哼,什么时候毕业与你有关吗?我暧昧的笑道:“快了,马上就毕业了。”
  “哦,不简单呀!”妇人献媚的说着,同时不由自主的把手放在翘起二郎腿的大腿缝里,轻轻的摸索着。我看得出,她把大腿夹得很紧,另一只手放在胸前,微微的擦动。
  “没什么,大学毕业而已,以后还要继续念书的。”我说着,又向她那边靠了靠。
  妇人显然已经不在意我的行为,她只顾奉承、吹捧:“是吗?你真行啊!将来会当大老板呀!”我根本无意当什么老板,只想过得平静自在些。唉,淡薄宁静又岂是这种市侩的妇人所能理解的?我现在只想整整这个女人。
  “没什么,真的没什么,还差得远!”我说着就大着胆子把手伸向妇人的肩膀,慢慢拉近了我和她的距离,“阿姨,你今年贵庚啊?”
  “呵呵,那里哟,都老啦!”妇人动了一下,但完全不介意我的引诱,依然媚笑着回答:“跟你们这些年轻哥哥比不得,人老珠黄了!”
  “那里,阿姨,你看起来好有精神的。”我顺势在妇人的嫩肉上轻轻抚摸着,“你看起来还蛮像个大姐姐的。”
  “呵呵呵呵……”妇人终于忍不住把她放荡的本性暴露无遗了,“小孩子,小嘴真甜,取笑我呀?”妇人的浪笑就像发情的母鸡一样,她把放在胸前的玉手更加用力的揉搓着,我也听得出她的呼吸越发急促了。
  “我好喜欢你啊,叫你大姐姐好吗?”我无耻的引诱这个风骚的熟女,又趁机捏着她的淫臀。妇人故意羞怯的把我推开,嗔怪道:“你怎么这么没大没小的!趁你爸爸不在,对我动手动脚的!快放开!”
  我淫笑的靠了过去,恶毒的复仇感狂怒的喷涌出来,一把拉过眼前的徐娘,抱住她的腰肢。
  我用一只手去摸索她的大腿根部,另一只手抓住熟女的双手,并压在她的小腹上。我的左腿勾住徐娘的一对小脚,让她无法挣扎,把她整个浪体放倒在沙发上。妇人假意抵抗我的攻击,但从她骚美的呼喊声里,我知道她是在有意刺激我的征服欲。这让我更加增强了得到她的欲念,我不顾一切的往她身上压了过去,掀开徐娘的裙子,把我早已暴涨坚挺的尘根刺向那熟女的仅用一条半透明丝绸包住的下阴。而我的小弟由于过度膨胀,已经从短裤的裤脚里伸了出来,撩开妇人的遮羞布,直捣那个淫熟的玉门关!
  “啊!不要啊!快住手,不然我要叫了!”妇人奋力扭摆她水蛇般的香体,用柔弱的手臂推拉我的强暴,反而让我的尘根更轻易的滑向她的阴蒂。熟女的玉门早就水流如注,大概在和我搭讪的时候就被她自己不经意的揉搓弄得春情泛滥了。
  “你不喜欢吗?你不是很乐意我这样吗?”我把妇人的连衣裙整个掀翻过来,让她的小腹和大腿全部展现在我的面前,“老实告诉我,你勾引过我父亲没有?”我伸手去抓女人的阴户,用两个手指抠住阴蒂,用力的揉捏。顺着被掀开的衣裙,我握住妇人那没戴胸罩的一对蜜桃,抓在手中肆意的把玩起来。
  “哦……住手呀……快来人救命啊!哦……你轻点……轻点不行吗?”妇人这后半句话把她的淫溅的心态暴露出来了——被我玩弄没关系,关键是别让人听见她发骚浪叫,不然这个骚货勾引上司儿子的事会叫她不能如愿的。
  我特别留意了一下时间,估计父亲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回来了,于是抱起妇人的嫩腰,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把尘根狠狠的捅进那骚浪的小穴里。这女人很娇小,并不十分肥胖,所以我毫不费力就把她整个身体都提了起来放在我的腿上。我把她靠在肩膀上,脱去连衣裙,然后奋起金茎发起最后的猛攻。我不想多加挑逗,只求迅速结束战斗,所以拼尽十二分气力狂轰滥炸,次次凶暴。女人的蜜洞很紧,这说明她并未有多少性生活,不过这更让我产生了另一种刺激的快感:我也许是她久旱不雨的第一个入侵者。
我的尘根早在和她调情搭讪的时候就饱涨欲泻了,那里还经得起如此狂放的抽插?果然过不多时,一股压抑难忍的排泄欲袭过大腿根部和龟头,让我一阵窒息并急速的抽动。妇人此时也放声浪喊,似乎死期将至一般拼命抓住我的腰际,浪体死命绷紧。我无法忍受那难忍的排泄欲,疯狂的十几几下连续抽动。在一股逼压的涨痛临近尘根时,我整个身体绷得像弹簧,只等最后的爆发。我用尽全力逼使尘根向外排泄,只觉得一阵酣畅淋漓的快乐冲上大脑,下体不由自主的喷出一道精液,一点不剩的射入妇人的阴道里。
  妇人惨叫一声,随即像面条一般倒在沙发上,无力的喘息着,微睁星眼冲我顾盼。我也气喘吁吁,吃力的看着被我操得柔软无骨的浪妇,注意到她淫妇特有的媚眼。我虽然很想再操一次,无奈射得太急,没法在短时间内组织第二次攻势,只好作罢。于是抓住她的乳房,把她从沙发上拉了起来,抱在怀里不住的舔吻着。妇人一边浪哼,一边抚摸我的脊背,似乎很满足的娇声呻吟。
  就在这个时候,楼下突然传来一阵汽车发动机的声音,我意识到是父亲回来了,马上推开熟女说道:“我老妈回来了,你快穿了衣服罢!”
  妇人可能和母亲打过交道,听了这话很是惊慌,立刻套上裙子,嘱咐了几句,慌忙溜出门去不一会儿,父亲上楼敲门。我开门之后劈头就说:“爸爸,刚才有个女的找你有事。”
  父亲说:“哦,我知道的,刚才她下楼碰到我了。怎么,她来过吗?”
  我说:“是的,她见到了你,没说有什么事找你吗?”
  父亲回复道:“没有,她只打了招呼就走了。这个女人也够烂的,肯定是留下了什么礼物要我帮忙的!”
  我这时才发现,墙角处不知什么时候放了一带子东西,大概我当时只顾操那妇人,忘了去注意。哈哈,这样也好,省得我劳神。父亲完全不知道,这个曾经企图勾引他的浪妇已经成了我的战利品,白搭了!真是赔了自己又折兵!奉劝卖笑求财人,勿效此妇行状!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