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断的血族


字数:52873
txt包:



序章@@@@@@@@@@@@@

二十岁那年春天─。

我经历了某种难言的不幸。

然而,就在同年的夏天─。

幸运之神又为我带来新的人生体验。

人的命运是很难预料的。

无论如何,从那时起,我就毫无畏惧地迈出我的步伐。

第一章@@@@@@@@@@@@
(1)

好豪华……。

一九九x年、五月。

夏天才刚开始,就已经热得让人受不了。

我茫然地站在那扇门前。

这……会是私人住宅吗?

我的目光环视那座高耸的墙。

茂密的树干由墙角伸出枝叶。

惊讶之馀,我再度读着便条纸上的地址。

「东京都港区南麻布九xxx」

……没错。

这麽说,从今天起我就要住在这座巨宅里罗?

这种光是院子就能养五、六只阿富汗狗的大房子?

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我战战兢兢地按下门铃。

这时,一个牵着白色纯种狗的外国人很快地从身边走过。

我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不知怎麽,昔日

的情景又浮上心头。

爸爸读着报,妈妈在厨房准备晚餐,味噌汤的香味传来……。

我叫做大里健也。

脑袋嘛,还不错吧!也因为这样,我就读於着名t大理工学院三年级。
脸蛋呢,还是别提,但我可是有人要的。

这些都不重要。

至於说我为什麽会站在这里,那是因为很不幸地,我失去了亲爱的父母。
都这麽大了,这种故事也很难再博得同情。但父母同时丧生於意外事故中,还是颇令人伤感的。

两个人感情太好了,连去另一个世界都要一道去似的……。在雨中,一瞬间车子打滑就……

其实,我也没有想像中的难过。

只是觉得人的命运真的很难预测。

所以……。

「请问……」

我又重新被唤回现实中。

是有人在低声叫着我……。

「你是大里……健也先生吗?」

「我、我是。」

「人家都在等你,对不起……」

声音是从对讲机中传来。

这麽说,这里也装了摄影机罗?

可是……那声音听起来有些可怜兮兮的。

「请你先稍等一下。」

有人这麽必恭必敬地对待我,这还是第一次呢。

我站直了身子,连耳朵都拉长了。

哒、哒、哒……

是小跑步的声音,接着「喀锵」一声,门被打开了。

「真的非常抱歉,让你久等了。」

哇!

天啊!真可爱!

我情不自禁地低声喊了出来。

纤巧的身躯、尖翘的脸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无邪地眨着。

纯白、襄着荷叶花边的围裙下,那双匀称的双腿轻巧地挪移着。

那是个闪着阳光般灿烂的女孩。

我凝神望着她由门里走出来。

世上居然有如此脱俗清丽的女子……

大概看到我这副呆像,她掩着嘴笑了。

「请进,健也先生。你一定累了吧?行李就请交给我了。」

我抢着去提箱子,女孩纤细的手早也伸了过来。

「不必麻烦了,这对你太重……」@@

「没关系,不然夫人会骂的。」

什麽,手上的箱子掉了下来。

「夫人?那你是……」

「我叫小夜理,是这里的女仆。」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

「女仆?可是你才多大,顶多像个高校生吧?」

话冲出口,我才发觉不妙。

只见小夜理的脸上掠过一丝黯然的神色。

可是,她很快又笑开了,刚才的落寞神情梦幻般不真实。

「我今年十七岁,照顾别人是我最喜欢做的事。」

说着,就一把提起行李箱,抢先走在前面。

我安静地跟着。

整栋建筑物就像座西方的古堡,清冷的石砖路延伸至楼前。

小夜理的身子因行李箱的沉重而倾斜着,她急促的步伐则透露出拒绝我帮忙的意味。

当我走进玄关时,眼前的景象令我大吃一惊。

这里真的是日

本吗?

天井外那片碧蓝的晴空,透过大厅的七彩玻璃映照出一片彩光。

弯弯曲曲、彷佛没有尽头的拱形长廊绵延着,不知通向何方。

当我走进有以前家那麽大的客厅时,简直有些不知所措。

「要我带你到房间了吗?」

小夜理回过头来,她额上闪耀着晶亮的汗珠。

扎着马尾的棕色长发在身後飘舞着。

「不,得先跟夫人打个招呼……」

小夜理嫣然一笑。

「健也先生,你现在是家里的一份子。」

唉!是啊!我怎麽跟着小夜理叫起夫人来,又不是来做工的。

但是……。

「夫人在房里等着。」

小夜理看出我的犹疑,就在前面带趄路来。

(2)

那位「夫人」我见过几次,是个令人很难忘的女人。

不单是她动人的美貌。

她就是速水家的女主人」速水丽子。

说到速水家,谁不知道它是鼎鼎有名的名门世家。

在明治时代被封为侯爵,现在尽管这些封号都没了,但他们是只要靠着银行利息,就能过着富裕的生活。

几年前,在男主人猝死後,丽子夫人就掌握了速水家的大权。

这些都是我那一心想当记者的损友新沼挖来的八卦新闻,记得他那时是这样跟我说的。

「你可别一去不回罗!听说丽子夫人为了永保青春貌美,专吸你们这些童男的鲜血。」

「去你的,难不成她是蜘蛛精转世的?」

当时,我毫不在意地顶了回去;但在与夫人有过近距离接触後,又不禁暗暗地想∶那些传言该不会是真的吧?

她光滑细致的肌肤,微微闪着腊色的光泽;柔软红润的双唇,像随时会渗出蜜汁的樱桃。

在这间宽敞的房间中,她站在那里,丰满的胸部仍维持着坚挺,修长匀称的双腿划出的优美线条,让人想将它搂在怀里。

但她狭长凤眼中射出的高傲冰冷的目光,让人只能像对待女王般仰望她。
她指指沙发,示意让我坐下。

「欢迎你加入我们的大家庭,现在心情平静多了吧?」

她的嘴角莫名地抽动一下。

由於一切对我而言是如此陌生,我竟想脱口说出「不,我在这里刚遇到一个令我心动的姑娘……」。

我努力不去看丽子夫人诱人的双唇。

「谢谢您的关心,前几天总算一切都处理好了。」

「那就好。你祖父在大战期间曾经非常照顾我们,现在轮到我们来照顾你了。」
原来如此,我能住这儿,完全是托那未曾谋面的爷爷的福。

整件事情要追溯到一个月前。

在父母亲去逝後的某天,丽子大人伴着律师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提出收我为养子的要求。

坦白说,当时我真吓呆了。

就这样,「在大战结束後,祖父曾收留被怀疑为战犯的速水家的人」这样的神话就发生在我身上。

而远水家为了报恩,决定收养成为孤儿的我。

「家里的环境很单纯,请不要担心……」

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很难下决定。

那时,我正为前途茫茫而担忧。

一生为上班族的父亲,死後并没有留下什麽遗产;再加上事故本身是自己的过失,也没获得任何的补偿。

一个月後我就得搬出原为公司宿舍的家,下学期的学费也毫无着落。

这麽好的机会自动送上门来,又怎能不好好把握。

「你一定累了吧?就早点去休息。」丽子夫人说道。

这麽美丽的女人,还生了五个女儿,对这件事我好奇得要死。

「请问,关於令嫒们,她们对我的事……」

丽子夫人的嘴角一扬,露出优雅的笑。

「没见到她们是吗?她们都出去了,不久就会回来。从现在起,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也该像一家人般和乐相处。」

一家人?这麽说,我也得跟着叫「妈」了。

我的头开始发晕。

如果与丽子夫人发生亲密关系,那岂不成了乱伦?

天啊!这是想到那里去了?

现在我只想赶快离开丽子夫人的房间。

想想看,这儿可是女人的秘密花园,一般男人可别想进的来。

退出房间,小夜理很快地靠了过来。

「夫人交代我为你介绍环境。

首先,二楼东侧住着大小姐丽香、二小姐静香和三小姐裕子;四小姐绫、大家也都叫她小绫和五小姐美雪则住在西楼中……」

「请、请等一下∶」

我打断像播报员说个不停的小夜理。

「这样的话我还是弄不清楚。

你得先告诉我,饭厅、浴室籼我的房间在哪里呢?」

「喔!对不起!」

小夜理可爱的脸颊慢慢地涨红了。

「嗯……现在,健也先生,你的房间出右手边的楼梯上去,在西楼的左侧;我们这里每间房间都附有卫浴设备,晚餐是在三楼右侧的主饭厅……」

因为被小夜理微低着头的模样所吸引,她说什麽我根本也没听进去。

小夜理兄我这样,就乾脆带起路来。

「大家都什麽时候才回来?」

「这个嘛……今天晚餐桌上恐怕只有健也先生一个人了。」

「嗯……」

我觉得有点失望,就我的想像中,至少有个欢迎party之类的吧?
不过,富豪之家可能不兴这套的。

我问着走在前面的小夜理。

「那你的房间又在哪儿?」

「我住在早餐室的隔壁。」

早餐室?

「你的意思是说,每一餐都在不同的地方吃罗?」

「是的。午饭通常是在二樱的阳台或休息室里;没有客人的时候就由我掌厨,不知道合不合健也先生的口味……」

「那早餐和晚餐呢?」

小夜理笑了起来。

「你放心,有大厨师在负责啦!」

我再也不想多问什麽,脑袋就像海胆般膨胀起来,搞的我晕头转向。

第二章@@@@@@@@@@@@
(1)

第二天早上。

就像相信它会是个甜蜜的梦般,我带着愉悦的心情迎接这全新的生活。
不知怎麽想起昨天晚上那丰富的法国大餐,蚌肉鲜美的滋味彷佛还留在嘴边。
我打了个呵欠,正要满意地跳下铺着纯白被单的柔软的床。

忽然,感到自己的身下有一股热呼呼的快感传来。

太爽了……,有钱真好,一大清早「小弟弟」就如此精神奕奕更好。

「小弟弟」自动在一伸一缩地作着晨间体操……。

我坐直身子望去。

这、这不是在做梦吧?

「啾、啾、啾。」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

什、什麽啊?还是孩子的小夜理的头正埋在我的双腿间,她嘴里含着那根粗粗壮壮的?

「停、停下来!噢、使劲啊~!」

该死,我在乱叫什麽?

我猛地推开小夜理。

「喂,你、你在做什麽啦……」

小夜理一脸惊讶。

「哦!健也先生,你醒罗?」

「都是让你搞的啦∶」

「真不好意思,我的责任就是让健也先生感到全方位的舒畅……」

什麽?

全力位的舒畅?她也照顾的人周到了吧?

「嗯,健也先生觉得不舒服吗?」

「没有、不会……」

不等我多说什麽,小夜理的头又埋了进去。

她的舌尖弹珠般弹落在我宽厚结实的轨道,最後滑落到前端穴道的入口,韵律地震动起来。

「啊……不、不行啦……」

虽然是小夜理心甘情愿的,但是健也,你这样欺负年幼无依的少女,还像个人吗?

噢!老天,让我还保有一丝理性吧!

震动越来越强烈,小夜理的舌尖像装了几千西西的马达,规律地传送着快感。
接着,她紧撅的双唇像个环般套上我的本根,灵活地滑动着。

虽然我和小夜理昨天才第一次见面,但从她心醉神迷的样子看来,这样的工作该是她的最爱了;我敏感的根头触到小夜理丰厚紧密的喉头,感到她一阵急促的抽动。

我已经是紧绷的、要被射出的箭矢。

「健也先生,就这样出来吧!」

「噢……」

小夜理的手握住我的根部,上下有力地抽送;她手掌温热光滑的触感,让我感到自己像要融化般;她的舌尖淘气地玩弄我的小乒乓球,表面一颗颗的大小肉刺鼓胀起来,成了两粒大棒球。

「不……不行了!」

「出来……出来吧!」

小夜理重新合着我的大宝,激烈地摇头晃脑起来。

尽管封在女人嘴里这件事一直很吸引我(不好意思我得承认,那是因为我还没有机会尝试的结果),但封在小夜理的嘴里,这个才见过一次面的女孩……。
她好像看穿我的心事,呻吟起来。

「谓赐给我吧!健也先生,赐给我你的天山神水吧!」

就在这一刻,我的体内山洪爆发般喷涌出大量的乳白黏液。

「啊……啊啊……」

小夜理贪婪地吸吮着,双唇还猛力地抽送我的男根,像要挤出最後一滴的储存。

当一切结束时,我们连一张面纸也没用到。

我迷迷糊糊地伸手要去抚弄她柔顺的长发。

该怎麽说,我的心中对她产生一种莫名的怜惜之情。

但是……。

小夜理闪过我的手,用下对上恭敬的口吻说道。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请你在冲洗过後,就到早餐室来用餐。那我就先告辞了。」

接着就好像什麽事都没发生过,她轻轻点个头,就带上门出去了。

这……究竟……。

我目瞪口呆看着她安静地离开。

难道我被玩弄了?

这根本只是个藉口。

这麽可爱、讨人喜欢的小姑娘……。

我的情绪一下落入谷底,只听到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响声。

唉,人家说饮食男女,干完之後就该饱餐一顿。

无论如何,我对今天早上自己的表现很不满意。

(2)

面对庭院的早餐室里,还是空无一人。

只有厨师和仆人在外面忙着。

五月清香的晨风吹来,蕾丝的窗帘和纯白襄金边的软缎桌巾都在微微飘动着;淡紫的百合花瓣边缘,挂满晶莹剔透的露珠。

「早安,你应该是健也先生吧?」

身後传来清脆的女孩声音,我的心差点没跳出来。

早上的烦脑就暂时抛到脑後,让我把最早好的一面呈现出来吧!

「是、是的,你早!」

在我转身的刹那……。

站在早餐室门口、沐在晨光中的女孩……。

她宽松的淡蓝色套装,轻柔地覆在身上,散发着青春又高雅的气息;瓜子脸上那双明亮的杏眼,诉说着一丝淡淡的忧伤。

我呆呆地站在那里,好不容易才挤出话来。

「哦,你好……我明大里健也,昨……昨天才到这里……」

女孩甜甜她笑开了,她映着晨光的茶褐色长发一摆动,就像洒落下无数的晶钻,闪亮成一片。

「别紧张,我已经听过你的事了。现在让我来自我介绍吧!我叫静音,是二女儿,请多指教!」

「……这麽说,是静音姊罗?」

「不用客气,叫我静音就好。」

静音,我再也想不出更适合她的名字了,她就像一株藏於深谷中散发着清香的幽兰。

我正凝神望着她,忽然有一个稚气的声音喊道。

「姊姊,你已经跟他打过招呼了吗?」

眼前出现一个穿着蓝白水手服的高校女生,她铜铃般的大眼,正充满好奇地望着我。

「早安!我……」

「你是健也哥哥吧?我是美雪,等你好久了,家里终於有大哥哥可以陪我玩了!」

哈哈哈!

她的笑声清脆响亮,我喜欢。

这是个单纯无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吧……。

真是个标准的洋娃娃;长而浓密的睫毛一眨一眨,水手服的蝴蝶结刚好盖在胸口上。

嗯……是个很引人遐思的美少女。

美雪拉着我的手。

「健也哥哥,我赶快请假,看我们今天去那里玩?人家有好多地方都还没去过……」

静香压得低低的声音传来。

「美雪,都多大了,还这麽孩子气?」

「那……放了学再去,总可以了吧?」

我很为难,望着静香向她求救,她不好意思她笑了笑。

「真对不起,因为最小,大家都宠她……」

我谅解地点点头。

「美雪,这样吧!我们说好,只要你乖乖去上学,放学後哥哥就陪你玩,好不好?」

「真的?」

美云的脸亮了起来。

「都要听我的哟!」

「好,都听美雪的。」

「那我们打勾勾,不听话的人……」

「哥哥一定会乖乖的。」

美云细的小指头勾着我粗壮的姆指。

她的指头带着电流,在接触的刹那间,我感到一阵发麻,心中像有千百种烟火同时爆响起来。

当然,这也是我第一次跟高校女生有这样的接触。

就在这个时候,家里的其他成员也都陆续出现了。

小绫看到我只有一句评语「怎麽这麽瘦,真该好好锻炼锻炼」,然後就一仰头转身走了。

听说,她在学校是篮球校队,中分俏丽的短发,是个很像小男生的姑娘。
裕子对我也是爱理不理的。

因为听说她跟我读同一所大学,是大一的新鲜人,以为跟她会最有话聊,谁知道……。

「早安,你是裕子小姐吗?」

「你是谁?谁要理你啊?大清早就遇到这些自以为是的臭男生,真倒楣。」
我耐住性子,清了清喉咙。

「我叫大里健也,昨天刚到这儿,听说裕子小姐也是t大的……」

「是啊!那又怎样?」

呜、呜,健也……你要忍耐。

这些女孩里也有很不可爱的。

尽管眼镜下的双眸仍是那麽的动人……。

等到见过丽香後,我才发现裕子还算可爱的。

就外表而言,丽香最像丽子夫人,同样是个令人景仰的冷艳贵妇。

连眼神中的高傲轻蔑,也一样令人不寒而栗。

「亏你还是个大学生,就这麽不长进,要我们家养你?」@这也就算了,但我可是警告你,别做什麽给速水家丢脸的事。」

……她每一个字都像是挥出的利刃,非要伤得人遍体鳞伤不可。

第一次碰到这样伶牙利齿的女人,我强忍着一口气,干,你就这麽瞧不起我?
「看什麽看,穷小子没见过女人吗?」

女人……她简百就是个泼妇。

「我才不会对你这种老女人感兴趣呢!」

(事实上,丽香也才二十四岁)

我差点冲口而出,但总算忍了下来。

其实仔细想想,丽香的反应也是很正常的。

一个无亲无故的男人跑到家里,要变成家中的一份子。

身为大姐的她,一定感到某种威胁吧?

「有睡好吗?」

穿着深橘色洋装、笑脸吟吟的丽子夫人女王般走了进来。

「有,还全方位舒畅了呢……」

话已经溜到嘴边,才勉强转成「嗯,真舒服!」

丽子夫人向一旁服侍的人点了点头,就优雅地生了下来。

「现在是在家里,健也,你要开始习惯於别人的各种服侍。」

咦……?

我不安的向桌上其他的人望去?

这麽说,今天早上小夜理对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她份内的工作?其他的人也都有适合她们的全方位服务罗?

丰盛的早餐一样样地端了上来。

这也就是说,小夜理今天所做的,将会是以後的例行公事;身为主人的我,还能对她任意要求罗?

我感到身下的小弟弟正生气勃勃地抬起头来。

人是如何容易受诱惑啊!

我食不知味地嚼着面包,一颗心却早不知道飞到那里去了。

(3)

吃过早餐後,大家很快地离开了。

「我要去上班了!」

「速水家的小姐也要上班吗?」

静音的脸微微涨红。

「多少需要点社会经验嘛!而且,我也不知道什麽时候要嫁人。」

不知怎麽,我觉得生气的静音看起来特别的美。

要是扑上去把她压倒的话@她一定要用那甜蜜的声音喊起来

「不……不行……快放手,我们现在是姐弟了……」

……是啊,但那又怎样?

早上我待在家里,整理自己的房间。

其买也没有什麽好整理的,不过就是把书整齐地放进桃红木的书柜中,然後打开巨型的镂花雕刻衣橱,挂上我那一千零一件的外套,就一切ok啦!

看着这麽大的房间,我觉得到处都空荡荡的,就像整个人都溶入了一大片的空白;连我为数不少的cd收藏,也只是零零落落地摆在书架上的一角。

无论如何,但愿这会是美好的开始。

总算不用再为学费伤脑筋了,我一定要好好用功,才对得超速水家的恩情。
我走到外面,希望能在那里发现电话。

真奇怪,房里什麽不该有的都有,最重要的电话却找不到。

我现在只想听听一些熟悉的声音∶新沼那臭小子,不知道又到哪儿鬼混了。
还有,我的喜美子。

听我这麽说,就该明白我们的关系非比寻常了吧?没错,她就是我的女朋友。
我们高中就认识了,她现在在念一所w女子大学。

不算顶漂亮,但个性很温柔体贴,是老婆的最佳人选。

这段时间对我们是很大的考验。

我是说,自从父母过世以来,我们很久没有亲热了。

今天一定要加倍补偿她。

身材娇小的她特别敏感,只要我的舌尖触到她胸前含苞的花蕊,她就一副欲仙欲死的销魂样,让人怎麽能不对她更加怜惜。

就在这时候。

「锵」的一声。

是有什麽东西被打破了吗?

听起来并不像是杯盘之类的破碎声,声音要来的低沉得多。

我很快地跑下楼。

只见早餐室茶郎系淖笆斡锰掌髁殉伤槠,洒落在地上。

我觉得很奇怪,应该要跑来收拾的小夜理却不知道在那里。

因为不知道扫把摆在那里,我也帮不上忙。

只好用手胡乱拾起一些碎片。

应该是唐三彩之类的古董;虽然我平时对这些没什麽研究,但也可以想像这必然是价值非浅的宝物。

「不知道谁这麽不小心,要赔起来的话可不得了……」

我一边收拾、一边自言自语着。

「啪啦、啪啦!」

不知从哪里传来抽打的声音。

「皮鞭?怎麽回事?」

仔细去听,就清楚地听到这种狠狠地、急雨般的皮鞭抽打声。

现在,整个房子里都回荡着这种令人心惊胆颤的声音。

被好奇心所驱使,我蹑手蹑脚地朝传出这声音的房间走去。

原来是来自丽子夫人的房里。

我鼓足勇气敲了敲门。

除了皮鞭外,听不到别的声音。

大着胆子,我轻轻打开了门。

没看到任何人;声音是从房间里的另一个门传出来的。

我走到门前,小心奕奕地推开一道狭长的缝。

眼前的景象,真令我吃惊地说不出话来。

赤裸裸的小夜理被捆绑着,在黑皮沙发上痛苦地翻滚。

这时,耳边传来她悲苦的哀求声。

「太太,请原谅我,我下次一定小心……」

「少来,跟你提醒多少次了,要注意、要注意;这可是我们家的传家@之宝,就让你这个笨手笨脚、反应迟钝的笨蛋给毁了……看我不好好修……理你。」
「太太,我再也不敢了,您就饶了我这次吧……」

「这套我听腻了,不给你一点教训你不知道厉害。」

「霹啪!」

丽子夫人加速抽打的动作,她的右手猛力地挥动,连手臂都像要甩了出去。
小夜理左躲右闪地挪移着身子,但因为被粗糙的麻绳紧紧地绑死了,皮鞭还是很准确地落在她娇纤的身躯。

我住耳朵不去听她的惨叫,心中感到极深的不平。

小夜理越呻吟,丽子夫人就越乐,她脸上露出冷冷的、淫邪的笑。

一边把玩着闪闪发光的黑皮鞭柄,她的目光放肆地搜索小夜理白晰如瓷的身躯上所泛起的一道道红痕。

我的脚开始发软,大颗的冷汗滴落下来。

这时,丽子夫人弯下身子。

她把皮鞭放进小夜理的双腿间,就猛地提起来。

「啊……!啊啊……」

丽子夫人提着两端上上下下地滑动起来,全黑的鞭条开始沾泄上一些乳白黏稠的体液。

丽子夫人脸上淫魅的笑容更深了。

「瞧瞧你做的好事,人家以为你在受苦,其实哪知道你正在暗爽呢。」
「没……没有,太太,小夜理不敢。」

「别装了,难不成那是汗吗?」

小夜理娇柔的身躯剧烈地抖动着,我不知道那是由於疼痛、恐惧还是她真的感到了快感?

「太太,就求求您放了我吧!」

「怎麽行,人家客人等着看好戏呢。」

咦?客人?那来的客人?

我心虚地往四处张望,该不会就是我吧?

「健也。」

哎呀,真惨,被发现!

我勉强苦笑了一下。

「不,谢了,我……」

坦白说,我真的一点兴趣也没有。

踉跄地往後退。

「只是来跟丽子夫人打个招呼,那我就先告辞了……」

「餐桌上才见过的嘛!」

「是……哦……祝丽子夫人早安……」

我语无伦次,只想赶快避开这令人尴尬的场面。

「别急着走,近一点才看得清楚女人的「私房箱」哟!」

说着,就用手拨开小夜理那两片肿胀的花瓣。

我的目光中邪般被吸引了过去。

清楚地看见花瓣间圆润的核果与下方那道深邃神秘的裂隙,由其中潺潺流出的蜜汁,滋润着这一片浓厚炽热的密林。

「不……不要看我!」

被小夜理的嘶喊声吓到,我立刻转身跑了出去。

哈哈哈!身後传来丽子夫人高亢尖锐的笑声。

「这……这里真恐怖!」

我上气不接下气地奔上楼梯,脑中尽是小夜理痛苦扭曲的脸。

如果我犯了错,会不会也被这样处罚呢?

对官田豪之家而言,这样的事也许很稀松平常了?

回到房里,小夜理的哭号声仍隐约地传来;我一把抓起外套就往外冲。
就要这样成为速水家的人吗?

对这件事我仍没有答案。

(4)

一到校门口,就见到新沼这傻蛋咧着大嘴向我跑来。

现在是下午一点,我跟他约好一块吃饭。

餐厅里还挤满了人,新沼抱着他的招牌餐「乌龙面」硬挤进来,在我身边生了下来。

「咦,脸色不好喔!夫人是不是开始对你动手动脚啦?」

「别鬼扯了!」

我放下筷子,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像我这种又纯又蠢的人,要怎麽对付丽子大人那麽厉害的女人啊?搞不好真会像新沼所说,连血都吸光光呢。

在心烦意乱的情况下,我一股脑地把关於丽子夫人虐待小夜理的事,全都说给了他听。

边说,还紧张地看看四周,看是不是有密探在偷听。

新沼的反应倒是出人意料外地平静。

「喔,这样的嘛?听说上流社会里很多都是性虐待的爱好者。」

「这麽说,这样的事根本不算什麽罗?」

「当然,还有人每天早上是让女仆舔醒的;怎麽,你们速水家不来这套吗?」
「噗……」

被他这麽一讲,刚吞下的面差点没全给吐出来。

……这小子居然什麽都知道,他不是今天早上就躲在哪里偷看来的吧?
这麽说,是我自己太闭塞保守罗?

无论如何,这一切还是给当时纯纯的我恨大的震撼。

「如果是你的话,你可以接受吗?」

「那一种?皮鞭伺候还是「吹喇叭」?」

「……後面的啦!」

「废话,有得玩还不用出力,有什麽不好的?人家搞不好也乐在其中@呢。」
咕噜咕,新沼仰头喝乾净最後一滴汤汁,心满意足地打了一个饱嗝。

要是像他这麽乐天派,我也能尽情享受啊!

但……但是……。新沼也看出我的迟疑了吧?

学校的钟声响趄,大家都站了起来,准备去上课。

「健也,真住不习惯的话,就躲到我的宿舍来吧!」

走在前面的新沼挥一挥手,很快就不见身影了,留下仍不知如何是好的我。
因为是开学的第一堂课,老师同学互相介绍一下就结束了。

新学期的开始,总是让人又许下一人堆傻傻的愿望。

连忙跑到公共电话亭,我的心又雀跃起来了。

「喜美子,是我,健也,想不想我啊?」

喜美子愣了一下,她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才传来。

「……健也,真的是你吗?」

「怎麽,才几天就不认得我的声音啦?」

「不是啦!只是想,你在家里打电话会不会不方便?」

她以为我还在家里,怕有什麽悄悄话被人家听去呢。

真是个体贴的好女孩。

「你放心,大家都对我很好,但这一切都比不上和你在一起。」

「怎麽,不方便吗?」

「今天……人家那个……」

真是的,大姑妈来凑什麽热闹嘛!尽管如此,我还是用很温柔的声音说道。
「没关系,还是出来见个面吧!好几天没看到你了。」

「嗯……」

「好吧!记得call我,我等着。」

「怎麽啦?」

「真的方便打电话给你吗?」

「当然罗,她们都把我当一家人。号码你记好了……」

我告诉她速水家的电话,又随便聊了几句就挂上了。

奇怪,喜美子今天怎麽怪怪的?她好像不太愿意理我。

这也是一种「妇女疾病」吧?不管怎样,等过几天见了面,就该能够以「行动」

化解吧!。

我怀着有所期待的兴奋心情离开学校。

那时的我根本无法想像,在速水家里正有着怎样令人吃惊的事在等着我。
第三章@@@@@@@@@@@@
(1)

最先开始的是丽香。

那天回家,当我刚跨进院子,一辆桃红色的法拉利也开了进来,车上坐的正是丽香。

尽管我极力避开不去看她,但当丽香打开车门,修长白晰的双腿一映现在眼前。

我知道,眼前的女人绝对是值得细细品味的。

紫色丝绸衬衫下,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像要跳出来;黑皮革短裤紧紧绷着,轻俏地

托起她弹性丰满的双臂……

「男人就是这样,这些猪哥,……是没看过女人吗?怎麽不回去看自己的娘去?」

……我对自己的失态感到很後悔,丽香对我的印象已经很不好了。

这也得怪她自己,生来就一副招蜂引蝶的骚样;但是看来她也很喜欢这种「女王蜂」的角色。

不知是那根筋不对,丽香突然问道。

「咦,今天看起来气色不错,是不是做了什麽好事啦?」

我愣了愣,不知该如何回答。

「没……没有啊!不过是第一天上课,到学校去了。」

「骗鬼,学校就这麽有趣,是跟心上人见面了吧?」

「嗯……」

丽杳站在那里,两只手交叉放在胸前,嘲讽的目光则放肆地在我的身上搜寻着。

我简直不知道该怎麽办,第一次觉等自己的手脚好像都长错了地方。

到底是什麽跟什麽啊?

丽香的双唇一抿。

「好啦!有话待会再说,先帮我把车上的东西搬进来。小心点,别摔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