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伟是一个在英国长大的香港人,廿岁後回来香港定居。
  表面上他是一间报馆的记者,挂着平凡的面孔,实际上,他是英国政府派来香港的特别职员,专门负责调查在
香港发生的奇人怪事。当然,能够被英国政府看上,并不是一个普通人,除了身手敏捷外,在全世界的华人之间,
刘伟身怀的特异功能力量,数一数二。张宝胜的「隔空取物」技巧和念力,他在十六岁时已经学会。
  最遗憾的是他没?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ぶ蠢吹哪芰Γ裨蛞芽梢猿晌赣⒐Α埂A跷俺墙拥接⒐闹噶睿咳盏?br />工作只是负责撰写报纸的体育专栏,所以他算是报馆里的大闲人。另外,因为要方便行事,他没有任何亲人和女友,
过着独身的生活。
  英国政府得知回归後数个月香港的邪教肆虐,於是发出特别指令,要刘伟调查某邪教,而英政府更怀疑该邪教
指使信众以卖淫来筹集经费,所以英政府要捣破该邪教的中央组织。为了给刘伟一个基本的认识,英国政府派来另
一个特别人员──娜塔莎来协助刘伟。
  刘伟收到高层的指示,要到中区某酒店的咖啡厅,与娜塔莎见面。刘伟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虽然高层指定他
与人合作,但心里仍不是味儿。
  到了咖啡厅,刘伟双目立刻向四周搜寻,找寻一位胸前挂着玫瑰花心口针的外籍女郎──娜塔莎。经过落地玻
璃窗前,坐着一个廿来岁的洋少女,身穿米色薄衬衣,深蓝色外套和及膝裙。刘伟一声不响地坐在她前面的凳上,
并轻声对身旁的侍应说︰「咖啡。」回头对眼前的女郎报以一笑。那洋女开口,以出奇流利的广东话说︰「你好!
刘伟。」
  果然这女郎是娜塔莎。刘伟不作任何应对,心里正对这洋妞打鬼主意。刘伟立刻集中精神,用脑电波影响茶上
的咖啡杯,令咖啡杯柄的粒子产生异动,心想︰快要有好戏看。当娜塔莎拿起咖啡杯,放在嘴边之际,杯的柄断裂
了,半杯咖啡溅在她的米色衬衣身上,虽然有着啡黄色,但仍令到衬衣呈半透明状态。娜塔莎的身材比潘密拉安德
逊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半透明的衬衣下,双峰似要夺衣而出。虽然有外套的遮盖,依然看到粉红色的蕾丝胸罩,只
能够盖着半个肉球。娜塔莎用外套盖着,立刻直奔洗手间。
  回来时,娜塔莎的装束令人眼前一亮︰「米色衬衣在她手上!」即是说,娜塔莎的深蓝色外套内只是一件不合
身的胸罩,娜塔莎胸前是两个颗圆浑的肉峰,刘伟想到︰和她乳交也是一件人生快事。娜塔莎坐好後,刘伟立时递
上另一杯咖啡,心中暗笑说︰「我给你叫了另一杯咖啡。」侍应一旁不断向娜塔莎道歉,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是刘伟
的杰作。
  娜塔莎和刘伟一同返回娜塔莎酒店的房间,一入房间便立即进行会议,经过她的详细报告後,刘伟对香港的邪
教有一定认识。另外,娜塔莎和刘伟亦商讨了合作的计划,策划如何粉碎这邪教组织。结果,两人同意以娜塔莎为
饵,参加该邪教的活动,而刘伟则负责暗中保护她的安全。
  在交谈将近结束前,刘伟心里又有鬼主意,他留意到娜塔莎的胸罩是没有肩带的前开型,於是他集中精神,令
到她的胸罩扣裂开,不消两秒,「卜」的一声,胸罩扣应声断开,两个肉球立时向两侧分开,胸罩变成了依附在双
峰前的一块布。刘伟看到娜塔莎依然神态自若,又急急想了第二个办法,他用脑电波控制依附在娜塔莎胸前的胸罩,
使到胸罩微微的上下移动,使到胸罩与娜塔莎的乳尖不断摩擦。不消廿秒,刘伟见到娜塔莎的坐姿有些不自然,心
中暗自欢喜,於是他又变本加厉,用脑电波弄断她外套上的钮扣,外套立刻包不住肉球,向左右两边躺开,胸罩也
在没有承托之下甩掉,露出大半边趐胸,只剩下神秘的两点未见。
  刘伟立刻把握时间,上前一手把娜塔莎抱住,同一时间把两唇印在娜塔莎的嘴唇上。因为之前受到胸罩的摩擦
刺激,再加上刘伟纯熟的接吻技巧,娜塔莎身体产生无穷的慾火,对性爱有着强烈的需要。刘伟以三寸之舌,伸进
娜塔莎的口腔内,对娜塔莎的舌头和牙根进行刺激,同时,双手十指在丰满的肉球上不停地搓揉,拇指和食指则集
中刺激乳尖,渐渐乳尖充血隆地,呈微微的深红色,在双手刺激的同时,刘伟用熟练的技巧脱去娜塔莎的外套和及
膝裙的钮扣,现在,娜塔莎全身只余下粉红色通花内裤。
  娜塔莎是一个标致的洋女郎,留着金啡色的及肩长发,五官并没有外籍人般粗犷,又比起东方人的细致突出,
算是一个小美人。皮肤白中带着微红色,虽然没有东方人般幼细嫩滑,而且有些少雀班,但令人感到一份原始美。
标准的身材,胸前的肉球配合着呼吸,有节奏的上下颤动,加上丰满的臀部和修长而有肌肉的美腿,完全是做爱的
好对手。
  刘伟於是三路进攻,上方舌头不断刺激娜塔莎的耳珠,间歇地向她耳孔微微吹气;中路左手不断抚摸着她乳房,
指尖轻弹她的乳尖,每弹一下,娜塔莎便发出哼声,如刘伟所料是一个敏感的豪放女;下路右手沿着腰肢向下滑,
直到她的盛臀,再一直向下,在她的大腿内侧工作,手掌沿着大腿内侧不断上下移动,娜塔莎感觉到像有蚂蚁不断
在这性感带爬行,淫水就像江河缺堤般不断流出,不自觉地轻声呻吟。刘伟顺势而上,用整个手掌包裹着娜塔莎的
阴部,中指隔着粉红色内裤不断撩动阴唇,刘伟隔着内裤也感到娜塔莎不能自控,内裤已经湿了大半片。於是,食
指乘机拨开内裤,中指与阴唇作直接接触,中指前後拨弄了两轮後,刘伟毫不客气将中指伸进娜塔莎的阴道内。
  娜塔莎高呼一声︰「噢!」整个人软倒在刘伟的怀中,而刘伟把她放在单人床上,娜塔莎躺在床上,表现出极
度的饥渴,「快来呀!」娜塔莎由一个淑女变成一个淫溅的荡妇。刘伟立即脱去身上所有衣物,同时用其舌头舔娜
塔莎的阴唇,刘伟舌尖给她阴唇更强烈的刺激,娜塔莎把双腿夹紧,似要把刘伟的头埋在她的腿缝间,她双手不停
乱爪,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正当刘伟如箭在弦,掏出他那七寸阳具之际,娜塔莎露出她淫荡的本性,反客为主,一手把刘伟拉倒在床上,
自己顺势转身把他压在下面。娜塔莎一手拿着那条肉棒,便放在嘴里弄,刘伟的肉棒在小嘴的吹奏下,立时青筋暴
现,刘伟也不甘示弱,一头栽进娜塔莎双腿间,用舌头向娜塔莎的阴唇作出回应。
  两人在69姿势下,受到极大的刺激,娜塔莎的阴户流出大量的津液,而刘伟亦面临发射的边缘,就在接近发
射之际,娜塔莎两只手指扣着肉棒的未端,刘伟要射精的感觉便消失了。这刻,娜塔莎坐在刘伟的身上,肉棒顺势
滑入了阴道内。娜塔莎双手不停搓揉自己一双肉球,腰肢不停的上下套弄,盘丝洞在娜塔莎控制下,就像鲤鱼嘴般
一开一合,娜塔莎不断加快腰肢的活动,迎接高潮的来临,刘伟趁机反身把娜塔莎压在下方,两手拿着修长的美腿,
如垂直的V字般摊开,整个桃源洞尽入眼中,顺势一用腰力便把肉棒直捣她的花心。刘伟加快推进的速度,每一次
插入也似要将阴道弄破。
  娜塔莎在毫无还击力的情况下,只好双手不停乱抓,以高声的呻吟来回应︰「OH……Yes ……babe……come on
」刘伟以极速的抽插来主攻,再加上直捣花心,又在到达阴部顶端时,间歇性以腰部打圈来刺激阴核四周,不消数十
下,娜塔莎只剩下微乎其微的轻呼,进入失神状态。刘伟感到娜塔莎的阴道不断抽搐,再加上一股温暖的阴精迎着
肉棒而来,在接近爆浆的时候,刘伟立刻将肉棒抽出来,将所有精液射在娜塔莎的面上。娜塔莎回味着刚才高潮迭
起,吞下部份精液,满足地睡在刘伟的怀里。
  刘伟离开酒店後,两人依计划进行,娜塔莎混入邪教内了解情况,刘伟负责暗中保护,等待时机成熟时才一举
捣破该组织。经过个多星期,娜塔莎已经成功混入邪教之中。在刘伟的监视下,娜塔莎暂时仍然安全,不过由於加
入的时间尚短,所以娜塔莎知道的资料并不多。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娜塔莎的调查工作依然没有任何起色,直到一个月後的某一日,刘伟接到娜塔莎的电话,
通知他自己正身处险境,要他立刻到邪教大屿山的分部。刘伟不敢怠慢,立刻通知另外两个同僚,飞车往大屿山。
大半小时後,刘伟到达娜塔莎所说的洋房,只见四周异常平静,并没有任何异动,自己便跃身爬上二楼由露台进入
屋内。
  刘伟眼见二楼空无一人,四周的摆设又没有特别,於是闪身轻巧地往一楼。只见一楼的四周都占满色情裸女海
报,而一个饰物柜内挂着数件女装黑色皮内衣和裤,另一个书柜上有些透明小瓶,内里有些液体。在无任何人迹下,
刘伟慢慢一步一步的往地下走,在楼梯的转角处,听见女性的呻吟声,从楼梯角探头往下面望,什麽也没有看见。
  刘伟不作声的走到地下,躲在楼梯底的暗处,整个大厅没有异样,而那些呻吟声似是由走廊的尽头传来,刘伟
轻声走到走廊尽头,从门缝一瞥,房内的情况令他吃了一惊︰只见娜塔莎双手双脚都给手铐分别扣在床的四角,身
上没有任何衣物,只穿着纯白色的玻璃丝袜裤,仔细地看会发现娜塔莎的脸庞,双峰,纤腰,双腿的丝袜上都满布
男性的精液。刘伟立刻上前,用念力解开手铐,羌用床单抹去她身上的精液,脱去自己的外套,盖在娜塔莎身上。
  刘伟把娜塔莎放在车上,便打算驾车离去,渐渐发觉娜塔莎的呻吟声不断,细心观察下,在玻璃丝袜的包裹下,
娜塔莎的阴部和脾眼插着两支自慰器,刘伟慢慢将丝袜撕开,把自慰器拿出来,而自慰器的顶端原来连接着一个高
尔夫球,难怪娜塔莎会欲仙欲死。两支自慰器拿走後,娜塔莎感到极度空虚,在不能控制之下,手指便往阴道里探,
食指和中指一进一出来模拟阴茎的活动。刘伟受不住此情此境的诱惑,立刻脱掉所有的衣物,和娜塔莎在车子内干
起来,娜塔莎的阴道就像火般热,刘伟不消数分钟就栽倒了,经过数个回合的大战,才能弄熄娜塔莎的慾火,而两
人亦筋疲力尽,在车里倒头大睡。
  两人一直睡到第二天清晨,娜塔莎将整件事情说出来︰原来该邪教用催眠术,令一众信徒处於不清醒的状态,
在需要卖淫时,便给一只春药她们吃,吃了之後,整个人会极之轻奋,淫水流过不停,十个男人也应付自如。她昨
天吃了春药後,只感到下体很痒,有不同大小尺码的人干过她,详细情形就忘记了。刘伟心想似乎是娜塔莎太过性
饥渴的关系,把所有人都吓走了,但由於娜塔莎已经获得邪教内的资料,两人向英国政府报告後不消一天,已看见
电视新闻上播出警方接到消息,在长沙湾破获某邪教买淫组织,而这个档案便顺利完成了。
  翌日,娜塔莎乘搭飞机回英国,但不可告人的秘密是,刘伟偷偷地将数瓶透明液体藏起来,那些便是令女士淫
水流不停的强力春药。
  在完成搜集邪教那件事的两个月内,刘伟荒废了做体育记者的事。总编辑於是把心一横,把刘伟调任去采访奇
趣新闻。对刘伟来说,似乎是一件最好不过的事,既可以躲懒,又有藉口乘机离开报馆出外采访。
  刘伟最近负责特稿,专题报导香港的奇人。结果,刘伟花了两个星期来搜集资料,也只是一些鸡毛蒜皮,把心
一横,刘伟放了一天假,打算到郊外游山玩水。把车停在郊野公园,锁好车门後,便沿着树荫傍的小路走。虽然昨
晚下过雨,而且平日的郊野公园渺无人烟,但刘伟自信自己身手不凡,而且现在白天阳光普照,一个人走也没有危
险。
  在路上走了大半句钟,经过了水塘,刘伟眼前出现了一个小竹林,穿越竹林後,一间残破的古庙便出现眼前,
古庙门口坐着一个庙祝,五十来岁,不发一言。刘伟心里想︰既然来到,何不求一支签问问自身?经过庙祝身傍时,
那男人突然说了一句︰「年轻人,走路时记着小心,提防有血光之灾」。刘伟是一个自负的人,对那庙祝的说话只
是一笑置之,头也不回便走了。
  刘伟回头穿过竹林,沿着小路回到车子旁,正要开动汽车之际,一个妙龄女郎从草丛中跳出来,拦住了车子。
眼前是一个刚廿十出头的少女,留着及肩的长发,平凡的轮廓,令刘伟眼前一亮的反而是她的衣着!纯白色的衬衣,
被泥泞湿透了,如泳装般贴着她玲珑的身材,两个肉球在不合身的乳罩紧缚下,乳沟足以夹紧整只手掌,胸罩的质
料薄如蝉翼,隐约突起了乳尖。她的下半身更是惹火︰粉红色的薄长裙,也是沾满了泥泞,她似乎是经过一些矮树
丛,有半边的长裙给撕裂了,露出大半条完美无瑕的美腿,和米白色的高跟鞋,玉腿给雪白的丝袜包裹着,虽然有
些部位走了线,又沾了污迹,反而令人眼前一亮,有一种原始和被暴虐的意念。
  刘伟不自觉地打开车门,扬手示意那少女上车。少女坐在车里,只顾着喘息而不发一言,刘伟见少女没有任何
表示,惟有把车开行,等待着她的反应,无意中察觉到少女由於急速喘气,一对玉峰起伏不停。而少女似乎仍未平
伏惊慌的心情,没有发现自己整条美腿完完全全的裸露出来,还有雪白的丝袜、袜带和小部份米白色的内裤,也毫
不客气地,在撕裂的长裙侧展露了。试问见到这个情境,有谁不会心动?更何况是刘伟这个色鬼!
  刘伟慢慢地把车速减慢,装作车子没有燃油,其实心里集中精神,用念力来弄断那少女的乳罩扣。不消五秒,
「卜」的一声,乳罩的背扣断开了,由於乳罩没有肩带的关系,背带应声弹开後,乳罩滑落到小腹间,双峰在没有
束缚之下,向两边扩张,似要冲破衬衣的阻隔。刘伟乘机从身旁取出手铐,把她双手扣在座位上,把座位放下,便
开始行动。
  完全解除了自己的束缚後,刘伟用力撕开她的衬衣,一双丰满的玉峰立刻弹出来,刘伟便毫不客气,双手用力
地在她双峰上搓,拇指停留在乳尖上,把玩着那两粒粉红色葡萄。既痛楚,又酸软的情形下,少女不自觉地发出轻
呼,双腿不停的乱踢,长裙随着双腿的挥舞而飘扬,一双修长的玉腿也同时显露出来,在丝袜的衬托下,更吸引刘
伟的注意。刘伟便转身坐在她一边大腿上,左手捉着她另一边大腿,右手立刻向她的私处进攻。手掌技巧地拨开内
裤的阻隔,中指便直探桃源,配合着食指各对外阴唇的挑拨,淫水如堤坝缺堤般涌出,把手掌也沾湿了。坐在大腿
上的同时,腰部不停的前後移动,阴茎与丝袜不断摩擦,感觉极为兴奋。左手捉着玉腿的同时,脱掉她一边的高跟
鞋,小巧纤细的脚踝尽入眼帘,扛放在双手中不自觉地乱搓,而少女在纯熟的技巧之下,不能作出任何反抗,只能
够软倒在座位上,低声呻吟和蠕动着身体来配合。
  刘伟腰肢渐渐向前移,右手把她的左脚托高,少女唯有转身来迎合,刘伟的肉棒渐渐接近她的私处,少女惊觉
宝贵的贞操快要失去,所以出尽力去反抗,但在双手被锁住、双腿被捉住之下,只有扭动腰肢来反击,这样反而迎
合了刘伟的进攻,趁她腰肢向上挺,刘伟一推,半条阴茎便顺利攻占她的私处。少女只感到极度痛楚,高呼不停,
双脚不停乱踢,希望有人来救她。
  刘伟慢慢的推进,起初少女只感到直刺心脏的痛楚,渐渐地,她感到阴道里有无数的蚂蚁在爬行着,只有那臭
男人的大肉棒才能替她止痒,咽喉不自觉地发出呻吟声,双腿张开来迎合他的冲刺。少女只知道那肉棒有着无穷的
魔力,每次的进入都直捣她的花心,每条神经末梢都极为兴奋。刘伟感到她的阴道微微的抽搐,於是加快了抽动的
速度,少女双臂乱摆,渐渐进入高潮,刘伟亦在此刻把热腾腾的精液全射到她阴道的末端。
  突然,刘伟听到耳边传来「砰、砰」声,定一定神,才发觉刚才的温存全部是脑海里的性幻想,只见那少女现
在在车外敲打车子的玻璃窗。打开窗後,那少女慌忙地说︰「我朋友不小心跌落斜坡,请你赶快和我去救她!」刘
伟不加思索便打开车门跟少女走,沿着少女出来的地方,是如篮球场般大的草丛,长到膝盖这般高,就在这草丛上
赶着之际,少女绊倒了,整个人倒在刘伟怀中,而刘伟亦站不稳,两人双双跌倒在草丛中。
  少女与刘伟在草丛中拥作一团,两片红唇印在刘伟嘴上,双手不客气地解开他的裤钮,把他的裤子褪下,少女
双手纯熟地在阴茎上套弄着。刘伟难得有这飞来艳福,毫不反抗,并以双手搓弄少女的乳房,而少女亦立刻拉起长
裙,便坐在刘伟的身上。原来少女没有穿内裤,一坐在刘伟身上,整条阴茎便滑入了她阴道内,刘伟只感到里面有
着无穷的吸力,再加上少女纯熟的技巧,刘伟处於极度兴奋的状态,便泄在她的阴道里。
  正当刘伟在喘息之际,她的私处又发挥神秘的吸力,处於半软的肉棒又再次硬起来,少女在上面熟练的套弄着,
双手不停挤压自己的乳房,而在温暖的秘道包裹下,刘伟又再次泄在她阴道里。
  平常人射了两次,想立刻再振雄风并非易事,但少女似乎身怀魔法,她的阴道隐约喷出白烟,又像鱼唇般不停
吞吐,垂死的阴茎又再次矗立起来,而少女腰肢更加使劲,阴道吸得更紧、摩擦得更快……到最後,少女高呼一声,
似是达到了高潮,而刘伟感到自己射出来的只是空气。
  刘伟经过三次发射後,已经筋疲力尽。就在这时,少女从身後取出一把刀,举高并正要插下来,突然间,一个
黄色身影飞出来,「砰」的一声,少女被震开到三米外,吐血而死。而这个身影原来是古庙的庙祝,回头对刘伟说
︰「这妖道已害死了十多条人命,似乎你也命不该绝,希望你不要将这件事透露给其他人。」说完头也不回便离开,
而刘伟回头一看,那少女竟化为一滩血水消失了。
  刘伟百思不得其解,现在只知道要戒掉见色心起的习惯。
【完】